接下来几週,Dwyane Wade在NBA效力的第14个赛季即将划上句号,对一个出生在芝加哥南部而在罗宾斯郊区长大的人来说,这并不是一个小成就。

从Cazzie Russell到Dwyane Wade:芝加

儘管Wade辉煌的职业生涯独一无二,但很多来自芝加哥的球员都跟Wade一样在联盟打拚多年。

这就是为什幺Wade最喜欢的回忆不少都来自于他的早期生涯,那时休赛期在现已闭馆的篮圈体育馆(译注1)举行的比赛整天都夹杂着球员彼此之间的竞争和友谊。

译注1:Hoops the Gym, 芝加哥室内篮球体育馆,位于芝加哥西区郊区,现已闭馆。

「我们会一对一挑战对方,但你也会感觉得到这些家伙对你的支援,」Wade说,「当我刚进联盟的时候,Antoine Walker,Juwan Howard,Michael Finley和Tim Hardaway都在帮我逐渐熟悉比赛窍门。他们让我坐下来,对我说了很多故事。那时站在芝加哥篮球传奇的身边是件很酷的事。有那样的经历真的太珍贵了。」

「可能跟来自纽约,来自西雅图那边的球员心态类似,当你来自一个以篮球闻名的城市,你会以此为荣。你会让下一个来的球员心态更好。而在你之前已经有这幺多伟大的前辈,他们激励着你以其为目标不断前行,你期待有朝一日能达到他们取得的成就。」

Wade在理查兹高中读书,他是芝加哥源源不绝的篮球人才中最杰出的成员之一。这样的兄弟情谊範围甚广,从名人堂成员如Isiah Thomas到角色球员如Randy Brown,从稳健的大个子球员如Nazr Mohammed到球风花哨的后卫如Hardaway,从像Eddie Johnson一样的远端射手到如同Mark Aguirre一样流畅的得分手,从全能的内线球员如Johnny Kerr到勇猛的后卫如Maurice Cheeks,这种兄弟情处处皆存。

从Cazzie Russell到Dwyane Wade:芝加

当冬季的凛冽寒风吹过密西根湖畔时,这种情谊显得特别真实。

「如果不是在芝加哥西区长大,我想我永远都不会变成过去球员身份的那个我或是变成如今的这个我,」现在担任特纳集团旗下NBATV的评论员同时还涉足多项企业和慈善事业的Thomas说,」从竞技的角度来看,在这里长大的球员在场上或多或少会体现出一点韧性。」

「而且我一直觉得自己有义务回到这里为大家服务,同时儘量做联络球员的纽带。那种团结意识在我很小的时候就由Sonny Parker和Mickey Johnson(译注2)传给了我。当Sonny和Mickey进入NBA打球时,他们经常回来家乡,确保我们在做正确的事,以正确的方式打球。那就是我一直以来都竭力维持和扩充套件的事情,从我自己和Mark Aguirre(译注3)在1981年NBA选秀大会上摘得前两顺位的那一刻起就开始了,我们还确保自己能回到家乡奉献爱心。

译注2:Sonny Parker和Mickey Johnson均为70年代的NBA球员,其中Parker在勇士队效力六个赛季,Johnson生涯前五个赛季在公牛效力,后来六年辗转溜马、公鹿、勇士等队。

译注3:Mark Aguirre,1981年状元秀,职业生涯场均19.9分,曾在1981-88年间效力达拉斯小牛队(其中四个赛季场均25+ ),三次入选全明星,随后效力活塞四个赛季,曾随底特律活塞队夺得1989,1990两个总冠军。Isiah Thomas为1981年的榜眼秀。

很多城市可以声称他们在篮球方面人才济济,是NBA的人才输送带。不过芝加哥在超过十年职业生涯的球员数量排行榜的确上名列前茅。根据无与伦比的篮球网站www.basketball-reference.com上的资料,居然有38位曾在这个地区打过高中联赛的球员在NBA效力10个赛季或超过10个赛季。

「下次我看到Kenny Smith之时,我会跟他说这件事,」CSN电视台评论员Kendall Gill说,「他常常说什幺纽约拥有最多最棒的NBA球员那种屁话。不,并不是那样的。到目前为止芝加哥才是。」

诚然,那样说法有些主观。特别是拥有城市自豪感的人。但Gill曾在芝加哥度过人生的前十年,搬家后在奥林匹亚菲尔兹地区的富环高中打球,随后在伊利诺伊大学打球,他对于芝加哥依然源源不断地输送NBA人才的观点持强势态度。

「看看我们现在的球员吧:Anthony Davis,Jabari Parker,Jahlil Okafor,Derrick Rose,这无可争辩,」Gill说,「当球员进入NBA时,他们对自己的家乡有很强的自豪感。这是值得骄傲的。」

德保罗大学的影响

跟很多这篇故事的受访人一样,Gill认为德保罗大学篮球队在全盛时期对当地追求篮球梦想的人们产生了重大影响。过去那时,每个联盟进行的比赛并不是在每个平日的晚上重要电视时段开打,也没有常常直播;而Ray Meyer麾下的球队(即德保罗大学队)当时群星荟萃,拥有芝加哥公共联赛的明星球员比如Mark Aguirre, Terry Cummings(译注4),Skip Dillard, Teddy Grubbs以及Bernard Randolph。这支球队在WGN-TV电视台吸引了大批人关注。

译注4: Terry Cummings司职大前锋/中锋,在1982年以榜眼秀的身份被圣地亚哥快艇队(现洛杉矶快艇)选中,新秀赛季当选NBA年度最佳新秀,两次入选NBA 全明星阵容,1985年入选最佳阵容二阵,1988年入选最佳阵容三阵,曾三个赛季当选公鹿队得分王。

Gill过去常常指正那些误以为他是因为Michael Jordan而在左手臂上戴护腕的人。那是因为Aguirre也这幺做过。

「那些家伙就是我想要效仿的物件——芝加哥城内的硬汉,」Gill说,「那就是我的身份代表。」

从Cazzie Russell到Dwyane Wade:芝加

曾在西米恩高中打球的Bobby Simmons补充道:「我从小到大一直看德保罗大学篮球队的比赛。那幺多的球员为我铺平了发展道路。他们是我们的前辈,我们崇拜的偶像,我们比赛时效仿的物件。我很骄傲成为那个团队的一员。」

Wade从小到大都是公牛队的超级球迷,讨厌活塞队——但他也为Isiah Thomas加油,他认为Thomas对他影响很大。Timmy Hardaway亦是如此。

「Isiah是我的偶像,」Hardaway说,「我的中学教练把我带到旧的圆形剧场体育馆(译注5)观看一场他的比赛。他说『看看那个白队11号球员,那就是你打比赛的方式。』他告诉我,说我有跟Isiah类似的运球方式,类似的韧性,无畏的突破也很像他。那时我才读七年级。我说『哇,我肯定会因为那个球员而有机会打出来吗?他正在打爆对手呢。」

译注5: old Amphitheatre, 1934-1999年间芝加哥南部的一个室内体育馆,曾在1966-67赛季成为公牛队主场。

「我模仿他的球风,我希望就像他一样打球。」

实际上,Hardaway在卡维尔高中第四年开始之前,曾在伊利诺伊州-芝加哥地区的一个夏季联赛打过球。联赛的组织者说四支準决赛参赛队可以见到Thomas。Thomas在高中时期花很长时间坐公车去威斯特切斯特的圣约翰高中。

身为现在活塞队助理教练的Hardaway坐在奥本山宫殿球馆的一个板凳上,能够感受得到他回忆那一刻的激动程度。

「我告诉我的球队,『无论球队有没有你,我们都要打进最后四强。我必须得见到Isiah。」Hardaway说。

Hardaway的球队让他梦想成真了。

「他说完话后,我就走出去。他说,『Timmy Hardaway,到这里来,』」Hardaway回忆道,「我不敢相信他居然知道我的名字。他告诉我要上学接受教育。从那以后我一直坚持那幺做。我第一场面对他的比赛是在奥本山宫殿球馆举行的。那次很棒。我们依旧彼此交谈。但我永远也不会忘记第一次看到他的经历。」

生活的挣扎

公牛队的助理教练Brown跟Hardaway是同时代的球员。儘管Brown所在的科林斯高中从来没有跟Hardaway所在的卡维尔高中交手过,但他们两人却在露天场地和夏季联赛上斗过很多次了。

「我认为芝加哥大部分取得成功的篮球运动员,他们打得好是为了离开芝加哥,」Brown说,「黑帮和暴力让人挣扎不已。很快你就能学会意志坚韧,认识到只有靠身体才能生存下去。我们利用篮球走出贫民窟。那是发大财的好机会。」

实际上,Hardaway说,一些留下来的人也做出了自己的贡献。

「那里有很多球员比Randy Brown强,比Timmy Hardaway强,比Juwan Howard强,比Nick Anderson强,」他说,「他们本可以取得成功,但是由于各种原因,他们走上了错误的道路。不过,由于他们的竞争力,他们帮我们达到曾经的水平。没有他们每天跟我们打球,毫不退缩,那我们也不会把自己的水平展示给他们看。我们从他们身上学到了很多。我们达到了下一个阶段。」

「当我们一对一对打的时候,打球是为了取得进步。那并不是为了争谁更厉害或者谁在这方面或那方面做得更好,而是为了取得进步,互相帮助。我们常常拼尽全力打球。比赛会越来越激烈,但场上一直都感受到友谊和尊重。不论我们在哪里打球,不论那是一场地区联赛或职业球员和业余球员的混合赛或是街头篮球赛,我们都会拼尽全力打出好成绩。随后我们就一起出去喝几杯啤酒。芝加哥这里的人们帮我重返赛场,尤其是当我前十字韧带受伤的时候。」

从Cazzie Russell到Dwyane Wade:芝加

「如果不是他们,我不会使用换手运球过人。在街头篮球比赛中,他们会打全场。在芝加哥这里打街头赛实在太有乐趣了。我现在常去公园,活动中心和基督教青年会看那些比赛。」

Hardaway返回家乡观看的这些年轻生力军们如今在一个截然不同的时代打球,现在业余体育联盟让他们在全国範围内跟在当地一样出名。那并没有停止球员的家乡自豪感。

「我对来自洛杉矶的那些家伙说了许多垃圾话,他们认为那里有更好的球员,」毕业于惠特尼高中现在在76人队打球的年轻大个子Okafor说,「显然,我有些偏见。但每个来自这个城市的人都很强硬。你看看Anthony Davis在做什幺,还有Patrick Beverley和Dwyane Wade。我们打球有优势。」

Okafor在高中时就见过Wade。与大多数类似的见面一样,那次见面得到了反响。或许并不是每个地方像,但那次见面在两方面都得到反响。

「如果我看到任何一个来自芝加哥的小孩,我都会伸出双臂拥抱他。那就是我做事的方式,」Wade说,「已经有成就的球员对后起之秀感到骄傲。那种紧密关係一直都在那里。我们不用特别讨论它。往往点一下头,看一眼就行。当你知道有人在你家附近长大,那就自然而然像徵着尊重。」

或许正如名人堂成员Thomas所说:「新生代正在茁壮成长。这看上去很棒。说真的。」

Thomas把Sonny Parker和Mickey Johnson当成自己的榜样。Wade和Hardaway的榜样则是Thomas。Gill把Aguirre和卡明斯当作自己的榜样。儘管Okafor的导师只比他大一岁,但Okafor还是把西米恩高中毕业生Jabari Parker当成自己的榜样,跟随他去了杜克大学。

从Cazzie Russell到Dwyane Wade:芝加

Russell的人生经验

Cazzie Russell当时的榜样是谁呢?

身为卡维尔高中的骄傲,1962年毕业的Russell在公牛队成立四年之前,那个NBA还没什幺人关注的年代声名鹊起。所以红头Kerr(译注6)的影响力并不大。

译注6:红头Kerr,即约Johnny “Red” Kerr,曾是职业篮球运动员和教练,1955年获得NBA总冠军,随后担任过芝加哥公牛队和凤凰城太阳队的总教练。此后在芝加哥公牛队的解说岗位上工作了37年。

不过,Russell一开始喜欢打棒球,直到卡维尔高中篮球教练Larry Hawkins在他高一那年接近他,对他说他可以长高到六英呎五英吋。为什幺不试试篮球呢?

「我看到了篮板上的那个方形。那时我并不知道它有多重要。但我对篮球倾尽全力,」现年72岁的Russell说,「我不知道那是不是对Hawkins先生负责还是别的什幺原因,但他让我下课后跟他一起训练。」

Russell很兴奋,他跑回家告诉了他姐姐,那时他姐姐很喜欢打篮球。按照真正的芝加哥传统,Russell接下来整个夏天都在进行篮球训练。而Hawkins的话得到了证实:Russell的确长高了。

「他甚至认不出我了,」Russell说,「我确实很投入体能训练,也注重营养。我一直都在寻找自己的优势。你不会因为我身材走样,饮食不对或是休息不当而打败我。」

有些大学开始徵收Russell入学。他一点也不知道这个过程,也没有过这样的先例。他参观了辛辛那提大学的校园,和校友Oscar Robertson一起吃午饭。那时Robertson刚刚在NBA辛辛那提皇家队完成了历史性场均大三元的赛季,他的无私球风和掌控全场的方式让Russell印象深刻。

从Cazzie Russell到Dwyane Wade:芝加

从Cazzie Russell到Dwyane Wade:芝加

但是Russell最终选择了密西根大学,随后他在那里获得了三次大十联盟冠军,两次进入全国最终四强。尼克队在1966年把他选为状元秀,随后尼克队1970年获得了NBA总冠军,那时Russell明白了Hawkins的教导和在阿特盖尔德花园黑人居住区的所有那些街头篮球赛的价值所在。

「你打比赛而且并不想输球,因为一旦输球,你就要两三场做冷板凳了,」Russell谈及芝加哥那些街头篮球赛时说,「芝加哥的那种篮球比赛强度让我在(NCAA的)大十联盟和NBA里如鱼得水。在芝加哥,你不能总是抱怨。你必须得打球。」

Russell在NBA打了12个赛季,在1977-78那个容易被忘记的赛季Russell在Ed Badger的执教之下于芝加哥体育馆结束了他的职业生涯。他想对篮球有所回馈。

因此,他在美国大陆篮球协会(译注7)执教,还在俄亥俄州哥伦布市的百年纪念高中执教了几个赛季。随后他又在萨瓦纳艺术设计学院(乔治亚州)连续执教了13个赛季,直到这所学校剔除了这项运动。

译注7: continental Basketball Association, 简称CBA,是美国的一个职业男子篮球联赛,附属于美国篮球运动体系。

所以Russell担任了牧师。但当他结婚30多年的妻子2014年过世的时候,Russell想做更多事情。

他很尊重的Evans Davis是阿姆斯壮州立大学第一位非裔美国人总教练。他邀请Russell去这支第二级联盟的球队担任志愿助理教练。

「我教背身动作,」Russell说,「我的妻子过世让我有些震惊,我必须得走出家门。我喜欢篮球。感谢上帝我让我有机会打篮球。这是一种餽赠。所以,为何我不该为这项运动做出一些回报呢?」

「我觉得我执教那些年很棒,我可以跟年轻人沟通,告诉他们我学的基本功,我认为那对我取得成功至关重要。」

这学年结束之后,阿姆斯壮州立大学就要跟南乔治亚大学合併了,那所学校属于第一级联盟学校。根据一名学校发言人的说法,现在的情况是篮球队目前没有任何人会继续在南乔治亚大学工作。

那意味着还在担任牧师的Russell得去寻找他篮球旅程的下一站了,他58年前就在芝加哥开启了自己的篮球生涯。

「如果我有机会在任何方面担任顾问做出一点贡献,那我肯定会做,这项运动对我来说就是一种幸福——体能训练,教育,精神平台,环球旅行,认识他人,购买自己的房子和车子,用自己一直有幸赚的钱过自己的人生,」Russell说,「能做你很享受的事同时获得收入是一件多幺幸福的事啊。没有比那更好的事了。」

「所以,无论我能继续为篮球贡献到什幺程度,我都希望上帝能继续为我开启那些门。」

现在Russell心情十分激动,他口若悬河,滔滔不绝。他下週末很忙,要去主持一场婚礼。但他已经停不下来了,一直在谈篮球和他锺爱的这座城市。

笔者告诉他这篇故事里採访过的其他人。当他听到其中一些人名时,他发出了讚许的轻笑声。

「你跟那些人说,我认为我们可以在任何地方代表芝加哥。」Russell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