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光石化风波‧被指频在交流会掀骂战‧王明凤促自救联盟道歉(柔佛‧新山20日讯)由边佳兰自救联盟发起的“反灭村:雷劈行动(贰)"义山守夜行动,临近结束前发生小插曲。村民王明凤不满联盟发表文告指她不是联盟的成员,她的言论与举动须由她本身负责,而到场与联盟副主席王天华对峙。王明凤以文告内容已严重破坏她的声誉,要联盟8名成员登报导歉,否则将採取法律行动。到义山与王天华对质王明凤週日清晨5时30分左右,与十余名家属到访边佳兰二湾福建义山,针对文告的事与王天华对质。当时距离义山守夜行动结束尚有3个半小时,为免影响活动进行,并在王天华的要求下,王明凤没有在义山久留,两人清晨6时许到咖啡店谈论。王明凤说,王天华在文告中指她“频密走动边佳兰",“频频出现在几次的交流会中,与举办当局发生争执",“令外界及边佳兰民众以为这是联盟指使"。然而,王明凤反驳,她是边佳兰村民,虽然已婚并在马六甲从商,但身份证仍然保留边佳兰地址。“过年过节我回来边佳兰探亲,逢神诞庆典或学校募款,我都会捐钱作为回馈。请问,身为边佳兰的村民,我回来走动有错吗?"她指出,上週一由柔佛州经济策划组(UPENJohor)连同边佳兰土地局及哥打丁宜县署,与边佳兰居民举行汇报徵地事宜引发的骂战,并非她先发飙,而是自救联盟的成员先展开炮轰。“我只是把11道问题唸出,并提呈给在场的柔佛州经济策划组主任依亚来斯等人,要求他们给予书面回覆,让村民有保障。"称曾助联盟拟定文宣“至于马华边佳兰区会于本月15日举办的土地徵用解说会,我是以村民身份出席及提出质疑,但是马华要政治部警员驱离我,我才提出抗议,不是捣乱。"“王天华说我并非联盟成员,我曾经协助联盟拟定文宣,为何联络人写上我的名字?"王明凤披露,王天华的文告已经毁谤她的名誉,她要联盟8名成员即王天华、王来福、沈茂山、蔡平先、吴婉婷、孙秀彬、辛可可和林永发,在各语文报章杂誌的全国版,无限期登报导歉,直至她满意为止。她说,若8人拒绝道歉,她将通过法律诉讼行动讨回公道。自救联盟:不会道歉针对王明凤的登报导歉要求,边佳兰自救联盟副主席王天华说,他不认为联盟成员有道歉的必要,如果王明凤坚持要採取法律诉讼行动,他唯有接受。王天华指出,他坚持文告的立场,认为没有必要向王明凤道歉。他不讳言,他与王明凤在咖啡店对谈的过程中,双方都有争执,最后达致不了协议。“我认同王明凤是道地村民的身份,她有发表言论的权利,但是在马华边佳兰区会办的土地徵用解说会,她与村民闹得不愉快,导致村民误会她是代表自救联盟。"“发表文告的用意,是为了消除村民的误解。"村民要求助拟问题王明凤坦言,她是王天华的姑姑,而边佳兰自救联盟之前已与她撇清关係。她原本不想再插手义山和村庄搬迁的事,但是两名村民不断要求,于是她帮忙拟定提呈给柔佛州经济策划组的11道问题。她说,两名村民是在上週日致电到马六甲,要求她出面帮忙边佳兰徵地和义山搬迁事宜。“我说不想再参与,对方便要求我丈夫协助游说。经丈夫同意后,我才答应花时间和精力帮忙拟定中巫文的11道问题。"她透露,之前她与自救联盟的不愉快事情,她都抱着大家是为边佳兰抗争而不再计较。“可是看见王天华发表的文告后,我认为这已对我的声誉和商誉构成极大破坏,于是週日凌晨2时驱车从马六甲赶回边佳兰,要联盟成员给我一个交代。"其中一名要求王明凤伸出援手的村民,为王明凤的外甥辛瑞德(40岁)。辛瑞德指出,他认为王明凤口才好,能够準确传达村民的心声,以及具备与政府官员辩论的能力,才会在没有知会联盟的情况下向王明凤求助。斥马华秘书无礼促道歉除了要求边佳兰自救联盟登报导歉,王明凤也要马华边佳兰区会主席陈勇成的秘书王开娥及其哥哥王开洲就对她作出无礼举动一事道歉。王明凤说,当天在马华边佳兰区会举办的徵地解说会,王开娥拔掉她的麦克风阻止她发言,王开洲也无礼地责骂她。她透露,事后她与姑姑和王开洲在咖啡店会面,她要王开洲道歉却遭拒绝。否认要求王开娥辞职“王开洲向警方报案时说我带了多名自救联盟成员到咖啡店,其实他们只是在旁边喝茶聊天,不知道我们的谈话内容。"王明凤说,王开洲指她要王开娥辞职,这些都不属实。王明凤是在马六甲接获边佳兰警方来电,要求她前来录取口供,才得知王开洲已报案。她说,为了保护自己,她也在马六甲报案,并会在开斋节后到边佳兰警局投报。马华边佳兰区会是于上週三举办解说会,以让受徵地影响的村民从法律角度了解他们的权益。在解说会结束前,王明凤一直追问土地用途、发展内容及赔偿等方面的问题。主持人陈勇成以解说会只讨论法律问题为由,拒绝回答王明凤的提问,并且要求在场的政治部警员把王明凤赶出会场,但是政治部警员没有行动。主持促警员赶她出场陈勇成的言论引起王明凤不满,她当场抗议指自己有发言的权利,结果双方发生骂战。在场一名华裔男子介入,他要王明凤不要“纠缠不清",因为他想了解徵地事宜的内容,并要求王明凤“安静",结果引发他与王明凤的口角。‧2012.08.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