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Assistant负责人专访:未来服务核心,对应

在此次 MWC 2017 展期中,可以发现 Google Assistant 数位语音助理服务成为主要展示宣传项目,而 Google Assistant 产品负责人 Gummi Hafsteinsson 强调,此项产品最主要概念就是让生活变得更加便利,因此可视为是强化版的 Google Now 服务。目前除了应用在手机、手錶、电视内,未来 Google Assistant 也计画陆续应用在车载系统,甚至是更多的物联网设备。

GoogleAssistant负责人专访:未来服务核心,对应

在与我们进行简单访谈时,Google Assistant 产品负责人 Gummi Hafsteinsson 说明此项服务依然基于原有的 Google Now,只是加入更聪明且具高互动特性设计,透过长时间训练互动即可成为最贴身数位助理,因此并未有实际产品取代关係,而是将 Google Assistant 视为 Google Now 的强化、延伸,并且更能知晓使用者实际需求。

在此之前,Google Assistant 服务最早是在去年 Google I/O 2016 期间揭晓,后续则是透过应用于 Google Allo 服务,藉由持续与使用者进行互动,让本身能学习更自然的应对模式,同时也更能理解使用者实际需求。而打造此项服务,最主要还是希望能提供更方便直觉的搜寻体验,同时协助使用者让生活变得更加便利,与其他厂商如微软、苹果所推行曾同性质服务的目标相同。

GoogleAssistant负责人专访:未来服务核心,对应
Google Assistant 产品负责人 Gummi Hafsteinsson

Gummi Hafsteinsson 表示,Google Assistant 产品背后规划时间已有相当久的时间,同时目前也成为 Google 诸多产品运作核心,分别应用在手机、手錶等行动装置,同时今年也在 CES 2017 期间宣布整合进新款 Shield TV,未来也计画应用在车载系统或更多物联网装置。而在此次 MWC 2017 除宣布与 LG G6 深度合作,更宣布将使一般採用 Android 6.0 以上作业系统、5 吋 720P 萤幕手机使用。

不过,对于 Google Assistant 未来是否进一步与 Android Things 作业系统整合,Gummi Hafsteinsson 表示目前还没有这部份规划,但确实已经开放 Google Assistant SDK 开发工具给硬体厂商,同时 Google Assistant 团队确实也与 Android Things 团队维持紧密合作,似乎意味未来将会朝此方向发展,但主要还是看终端硬体设备与服务内容如何打造使用情境,例如使用者可透过 Google Home 播放音乐,或是预约 Uber 叫车服务,另外也能透过冰箱以口语互动方式完成消耗食材订购。

针对目前许多物联网装置分别对应不同联网协定,例如苹果推动的 HomeKit、Qualcomm 主推的 AllJoyn,而 Google 本身也推动 Weave 物联网设备通讯协定,Google 如何让 Google Assistant 藉由 Google Home 等装置达成互通连接与控制效果,Gummi Hafsteinsson 也强调将与更多厂商沟通合作,尽可能地让 Google Assistant 提供更便利连动操作服务。

未来支援更多语言,但暂时还没有时间表

而对于目前 Google Assistant 现阶段仅支援英语与德语的因素,Gummi Hafsteinsson 表示主要还是因为内部开发团队较为熟悉,同时英语也是目前全球最多人使用与验,德语则是欧洲地区较多人使用的母语,因此现阶段会以这两种语言对应为主,但未来必然会加入更多语言。

至于日后语言对应支援方式,Gummi Hafsteinsson 强调不会透过 Google 翻译等方式达成语言互通目的,而是会针对不同语言个别建造学习资料库,如此才能对应不同语言表达与在地文化等差异,因此也会透过内部团队来自全球不同地区成员分工建置。只是对于未来支援语言规划,Gummi Hafsteinsson 并没有给出具体答案,仅强调未来很快就会加入更多语言。

之所以不能保证加入更多新语言的具体时间,Gummi Hafsteinsson 表示要训练系统学习新语言,并且要能够达成一定与人沟通互动成效,往往需要花费不少时间建置资料库与训练时间,加上目前在英语为主的操作其实也都还在调整阶段,例如针对不同使用情境改善系统分辨完整语句能力,避免产生系统误判使用者可能还会继续说话,或是在尚未完成叙述即执行运作,造成使用操作不便。

无论在哪种装置,使用体验都是一致

由于 Google Assistant 将成为未来多数 Google 服务核心,因此 Gummi Hafsteinsson 强调无论使用者透过手机、Gogle Home、新款 Shield TV,乃至于未来应用在更多车载或物联网设备,所有的操作体验都会是相同,背后所採用运算技术也都一样。实际上的差异,仅会出现在装置使用模式不同,例如使用者透过手机启用 Google Assistant 时,可能会将手机放在嘴唇旁边,但使用 Google Home 的时候却会以较远距离下达指令,因此在装置收音效果设计就会不同。

而针对 Google Home 可能因为家中电视发出声音而产生误判启动等问题,Gummi Hafsteinsson 也说明未来将会持续改善此类情况,如同先前说明会针对使用者操作时使用语句判断能力持续精进,让 Google Assistant 能清楚辨别使用者叙说语句是否告一段落,或是需要持续聆听。

持续透明化的隐私策略

对于 Google Assistant 的运作隐私,Gummi Hafsteinsson 强调这部份依然是 Google 最为重视部分,因此所有与个人资料等隐私相关内容,除了持续以透明化策略让使用者知晓系统将如何运用其隐私资讯,同时现阶段依然规範系统必须在聆听「Ok, Google」关键字词才会启动,因此不会产生 Google Assistant 持续在待机状态持续聆听记录使用者生活细节。

Gummi Hafsteinsson 进一步说明,Google Assistant 对于个人资讯取用依然会针对不同项目设定层级区隔,甚至未来若进一步整合 Android Pay 等金融服务,同样会提供使用者即高主控权,同时也不会将此类隐私公开或转作他用。

而对于目前 Google Assistant 的设计主要还是与个人帐号绑定,在使用 Google Home 等会与家人一同使用的装置情况中,若不希望让个人工作等隐私资讯介入家庭生活,Gummi Hafsteinsson 说明未来会持续透过不同方式改善,例如加入更多设定选项,或是将提示资讯限定以贴近个人的手机提示为主,甚至也能避免未来顺利导入金融付费服务时,可能发生家中小孩藉由绑定父母亲信用卡帐号的 Google Home 大肆消费等现象。

Gummi Hafsteinsson 表示,Google Assistant 的设计主要还是希望为使用者带来更便利的服务,同时也能让系统服务更了解使用者真正需求,但绝不会用于窃取个人隐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