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美国家庭怀疑儿子因华为遇难向三个国家开战

一个美国家庭为因华为而冤死的儿子伸张正义。(SOH合成图片)

在美国联邦司法部对中国科技巨头华为公司正式提起诉讼之际,一位美国妈妈也重新燃起了为儿子伸张正义的希望。她怀疑儿子在7年前是因为华为而被谋杀冤死。本台记者特别採访了蒙大拿州的美国妈妈玛丽·托德(MaryTodd)女士,听她讲述一段令人唏嘘心痛的往事。

美国联邦司法部2月28号宣布正式向中国电信巨头华为公司提起诉讼,之前在1月底纽约东区和华盛顿州西区联邦法院也分别宣布对华为公司及孟晚舟提起总共23项罪名的控告。这让一位美国妈妈重新燃起了为儿子伸张正义的希望。她怀疑儿子7年前是因为华为而被谋杀冤死。本台记者特别採访了蒙大拿州的美国妈妈玛丽·托德(MaryTodd)女士,听她讲述一段令人唏嘘心痛的往事。

16K128K

玛丽的儿子叫谢恩·托德(ShaneTodd),是一位电子工程博士。2012年在新加坡工作时,于当地时间6月24日,谢恩被发现在自己的公寓里“上吊”身亡。新加坡警方称是“自杀”,但谢恩的父母却表示,他们拥有充分的证据和分析报告可以证明谢恩是被谋杀的,而原因就跟华为涉嫌盗窃美国技术有关。

电子科技天才掌握独门技术

谢恩来自蒙大拿州,2010年拿到加州大学圣巴巴拉分校电子工程博士学位后,接受了新加坡“微电子研究院”(InstituteofMicroelectronics,IME)的聘请,IME隶属于新加坡政府的“科学、技术和高级研究局”。

一个美国家庭怀疑儿子因华为遇难向三个国家开战

谢恩·托德博士(Dr.ShaneTodd)。

工作几个月后,谢恩的聪明才智得到认可,IME派他寻找开发研究氮化镓(GaN)的重要设备。氮化镓是一种非常先进、很有威力的半导体材料。谢恩发现,由新泽西州的一家公司“维科”(Veeco)所生产的一种仪器(MOCVD,即“金属有机化学气相沉积仪”,用于产生高纯度结晶半导体薄膜和微米、纳米结构)最适合他们的需求。IME于是购买了这个几百万美元的仪器,并在2012年又派谢恩到美国接受培训。

Veeco这种“独一无二”的仪器技术性很强,具有在商业和军事应用中的双重用途,并需要大量的专业知识。

感到事情不对头决定辞职回美国

谢恩的妈妈玛丽说,谢恩回到新加坡后,就感到有点不对劲了。在跟父母每个星期的Skype通话中,有一天,谢恩跟妈妈玛丽说:

“妈妈,有些事情不太对头。公司要我跟一个中国公司见面,我感到很不舒服,他们要求我做损害美国国家安全的事。”

玛丽说他的儿子是很有尊严的一个人。随着时间推移,谢恩越来越感到纠结。几个月后,他决定辞去IME的工作,返回美国。他告诉妈妈,因为觉得公司强制要求他做的是非法的,他心有不安,不想干。

谢恩按照规定,在离职前60天通知IME,并开始寻找美国的工作机会。谢恩顺利获得一家与美国国防部及国家航空航天局合作的研究公司Nuvotronics的聘书,年薪10.5万美元。

预感到会有杀身之祸

妈妈玛丽认为,就在谢恩最后在IME工作、并準备回美国的期间,谢恩已经有预感、担心有杀身之祸。

玛丽回忆说,有一次谢恩对她说,他觉得自己的人身安全受到威胁,这种威胁不是很明显,但让他内心感觉到了危险。因为氮化镓的技术非常先进,而谢恩是公司里唯一从美国拿到相关信息的人,公司一直暗示他不要离开。

当时玛丽很不以为然,她告诉儿子,你已经辞职要回来了,他们难道会杀掉你吗?玛丽自己那时也很天真。

“谢恩上吊了”

就在新加坡时间2012年6月24号星期日,玛丽收到谢恩女朋友的信息,通电话时,谢恩女朋友尖叫着说:“谢恩上吊了”。那是谢恩在IME上班的最后一天,当玛丽和丈夫瑞克·托德(RickTodd)从美国赶到新加坡后,警方告诉他们,他们的儿子谢恩是“自杀”。

法医鑒定谢恩很可能是“被勒死的”

但是托德夫妇都不相信。他们把儿子的遗体运回美国后,委託专家进行鑒定及分析死因。根据美国法医的鑒定,谢恩身上和手上有伤痕,脖子上有被铁丝勒住的痕迹,还有他的肺部情况等等迹象都表明,谢恩很可能是被勒死的。

刑事专家大卫・坎普(DavidCamp)博士在一份报告说:“几乎没有什幺证据可以支持谢恩的死因与自杀有关。”

东方人表达方式的“遗书”

玛丽说,新加坡警方在谢恩的公寓找到一封“遗书”,就认定谢恩是自杀身亡。

这份遗书在玛丽看来也很可疑:新加坡警方说是从谢恩的电脑里发现的,但是根据美国语言学家的分析,这封英文遗书的表达方式“与在西方文化及社会中成长的人们并不一致……很明显,遗书的作者是在另一种不同的文化和社会中成长的人。”

刑事专家坎普博士写道:“遗书的语法是美国式语法,但是迹象显示,‘遗书’作者是来自像在中国这种东方文化中成长的人。”

根据新加坡警方发现的“遗书”,谢恩说是因为自己在公司工作不顺利,感觉自己没有达到公司的期待而抑郁自杀。

妈妈玛丽根本就不相信这种说法,她表示,一般来说,美国人是不会因为这种原因而自杀的。再有,谢恩从小接受家庭教育,和家人之间非常亲密,他到新加坡工作后每个星期都和美国的家人用Skype通话。

还有,在谢恩身亡后,托德一家人赶到新加坡在谢恩公寓里发现,谢恩去世当天还在洗衣服,折衣服,收拾行李,返回美国的机票就放在桌上。

新加坡警方不能自圆其说

另外,新加坡警方向托德夫妇描述谢恩是“如何把自己弔死的”,但是托德夫妇发现,这些描述跟他们在儿子公寓里看到的家具摆设和结构都不相符。他们认为,可能新加坡警方没有料到,他们会亲自到儿子公寓里去看。

还有关于谢恩身上、手上都是伤痕、划痕的情况,按照新加坡警方的说法是,谢恩应该是自己先狠狠地揍了自己一顿,然后再上吊自杀的。妈妈玛丽认为,所有一切都说不通。

重要证据被新加坡警方销毁

玛丽说,还有很蹊跷的事,就是谢恩的女朋友一开始告诉他们,她发现谢恩的尸体时,谢恩脖子上套着铁丝,可是后来新加坡警方说外面包着一条毛巾。法医鑒定结果显示,那条毛巾上有中国人和马来西亚人的DNA。但新加坡法官拒绝审核这些证据。后来托德夫妇向新加坡警方表示,愿意花几千块钱买那条毛巾时,新加坡警方却把毛巾销毁掉了。

发现一个硬碟

新加坡警方拿走了谢恩的所有电脑、手机等。所幸的是,托德夫妇在儿子公寓里找到了一个外接式硬碟,里面有谢恩电脑的备份。他们委託加州的高科技界朋友帮忙恢复了硬碟里的内容。

妈妈玛丽说,在这个硬碟中,他们找到了谢恩在IME工作的完整记录,以及IME、Veeco的氮化镓技术和华为公司之间的关係。他们还发现,就在谢恩身亡之后的第三天,有人进入他的电脑,试图删除文件。

硬碟数据表明,谢恩从星期五晚上以后就没做任何事,他可能是那时候被杀的,但警方称他是星期天自杀的。

首次了解是华为偷盗美国技术让儿子谢恩感到忧虑

在儿子出事以前,托德夫妇从来没听说过“华为”这个名字,就在他们的朋友帮忙恢复谢恩的硬碟之际,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的60分钟栏目播放了关于华为的节目。

妈妈玛丽回忆说,他们那时才恍然大悟,原来儿子的整个事件跟中国政府盗窃美国技术有关。于是他们就更仔细地查看谢恩留下的硬碟,发现了谢恩对IME向华为转让技术的忧虑等等。玛丽感觉,“上帝在安排一切,在帮助他们”。

后来,《金融时报》也对谢恩这件事进行了深度报导,CBS的48小时节目跟蹤了托德夫妇的诉求。

得到很多有良心人的帮助

玛丽表示,他们遇到很多有良心的人,包括那些做鑒定的美国法医,还有泰国的一位非常有名的女病理学家,那位泰国病理学家鑒定说,谢恩案中所谓用于自杀的绳子打的结是一个很平常的结,不至于让人致死。还有更多人在帮助托德一家。

华为公司、新加坡和美国的反应不尽人意

在获得专家的鑒定报告以及其它证据后,谢恩的家人觉得可以证明谢恩不是自杀,而是他杀。托德夫妇天真地将他们在美国获得的所有证据和分析报告发给了新加坡当局和美国当局,希望他们重启调查。然而,得到的反应却令托德夫妇完全没有想到。

2013年5月,托德夫妇再次回到新加坡参与法庭调查。IME和华为公司各聘请了5名律师,其中一名律师以前还是那个法官的老闆。律师们利用谢恩家人提供的证据和报告反击他们。

托德一家同时也将所有证据及分析报告,送给联邦调查局FBI,以及奥巴马政府里的高级官员,一直到拜登副总统,但是他们获得的回应很少。

“华为已经买通了华盛顿”

虽然引起了各方面的广泛关注,妈妈玛丽认为,奥巴马政府里的人都在掩盖真相,当时希拉里·柯林顿是国务卿,奥巴马是总统。维吉尼亚州国会议员弗兰克·沃尔夫(FrankWolfe)告诉他们说:“你们做的事都对,但你们得不到结果,因为华为已经买通了华盛顿。”

玛丽说,当时蒙大拿州的国会议员马克斯·鲍卡斯(MaxBaucus)对他们是最帮忙的,但有一天他们接到鲍卡斯议员办公室的电话,说没有办法继续帮助他们了,因为他已经竭尽所能、无能为力了。当天下午,托德夫妇从广播新闻里得知,鲍卡斯被任命为了驻中国大使。(注:鲍卡斯当时是接替美国驻中国的前大使骆家辉,任期从2014年3月到2017年1月。)

2013年法庭调查后,美国驻新加坡大使办公室发表声明,称“调查很全面、公平、透明”。

以一个家庭之力向三个国家开战

听到这个消息后,托德夫妇意识到这是从美国政府最高层下来的掩盖。这时玛丽决定写书,她要把所有证据披露出来,决不放弃为儿子寻求正义。

这本书就是《硬驱:一个家庭向三个国家开战》(HardDrive:AFamily’sFightAgainstThreeCountries),在2014年出版了。“硬驱”这个词在这里是双关语,一个意思是谢恩遗留下来的那个“硬碟驱动器”,其中给出了很多确凿的证据;另一个意思是,谢恩之死的真相被掩盖,谢恩家人在“艰难地驱动”真相调查,希望有一天为冤死的儿子伸张正义。

一个美国家庭怀疑儿子因华为遇难向三个国家开战

《硬驱:一个家庭向三个国家开战》(HardDrive:AFamily’sFightAgainstThreeCountries)封面图。

或许可以推动川普政府为儿子伸张正义

玛丽说,多年来,真相还在被掩盖。现在华为出现在各大媒体新闻中,或许现在是时候了,他们可以推动川普政府做些事情,还给儿子正义。就在几周前,他们通过国会议员的帮助,把谢恩案件的资料递交给了国安局。

有机会就把儿子的事讲出来不能让坏人继续得逞

玛丽相信真相会大白,并且能够帮助别人。他们夫妇依然为儿子感到悲伤,但是现在生活得很好。玛丽表示,当上帝打开门让他们再次有机会把儿子的事讲出来时,包括本台记者馨恬的採访,她就欣然接受了。

玛丽回想刚开始时,她很悲伤,觉得不如让那些人把她也打死算了,当然她现在不那幺想了。但是玛丽对于那些人胆敢欺骗她说,她的儿子是上吊自杀,而且还可以得逞,她对此感到非常愤怒。不过玛丽觉得没有什幺可以威胁到她自己的,她觉得那些人可能不敢再谋害她。

天赋极高的长子意外离世改变了一家人的生活

托德夫妇有四个儿子,谢恩是长子。玛丽说谢恩从小就特别聪明、天赋秉异,而且喜欢运动,是个各方面都发展全面的学生,他参加学校棒球队,高中时在全州摔跤比赛上拿到第二名,到了大学里是英式橄榄球队的队员。此外,谢恩还非常英俊、爱家人、爱生活,是一个非常好的人。

一个美国家庭怀疑儿子因华为遇难向三个国家开战

谢恩·托德博士(Dr.ShaneTodd)和父母的合影。

一个美国家庭怀疑儿子因华为遇难向三个国家开战

谢恩在世时,托德一家人的全家福。

谢恩的意外对托德一家人打击非常大。玛丽表示,这起意外确实是永远改变了他们的生活,不过她表示相信轮迴转世,一定还会再见到儿子。

玛丽提到,在儿子离世头三年时间里她过得非常艰难,每天无法入睡,现在她也是每天想念儿子,但是已经好多了。在调查自己儿子被杀的事情过程中,她在头两年里都没有时间去伤感,到了第三年,她开始意识到自己要去寻求情感帮助,于是参加一个倾诉悲伤感情的小组。现在她生活的很好,她相信这也是谢恩在天之灵所希望的。

一个美国家庭怀疑儿子因华为遇难向三个国家开战

没有谢恩以后,托德夫妇和另外三个儿子的全家福。

让人们和美国政府了解华为为了盗窃技术会做出什幺事

玛丽说,大多数人到现在都不知道“华为”,即使用华为手机,对华为也是所知甚少,甚至都不知道怎幺念这个词,她自己是因为儿子之死才对华为了解了很多。

玛丽认为,让大家了解华为是谢恩案件里很重要的故事。

玛丽说,当《金融时报》把谢恩的案情报道出来后,他们继续接受媒体採访,揭露案件真相,这时有人对他们进行威胁,包括网路攻击,有时还会有人偷偷破门而入,让他们家家门大开,以致于有段时间FBI的探员每天都要来陪伴他们。玛丽说,有些人在试图威胁他们,但是他们根本不怕。

玛丽希望美国国会能够调查儿子之死与华为的关係,让美国政府意识到华为为了盗取技术会做到什幺程度。

谢恩事件的曝光鼓励了更多人敢于披露更多类似事件

在谢恩事件之前,玛丽从来没有想到过华为和中国政府会做出这样的事。

玛丽认为,美国人对这些事情也不知道,在这方面也不太懂。她觉得美国人的记忆力很短,人们只是想过好自己的生活,就像她一样,对这些事一无所知。但是后来很多人主动联繫她,告诉她他们自己经历的类似的事情,比如说一个在新加坡的美国女子,也被说是自杀了;另一个在中国进行水利项目研究的美国科学家,早上还和美国家人通话,晚上就死了;还有一个在中国教英文的美国人,说是车祸死的。

玛丽说她知道了这些故事后,她不会停止揭露这样的政府。

虽然有些人还觉得害怕说出来,但是她不怕。玛丽表示,很多人就是因为害怕而不敢说,但是不说出来就不能改变现实。

建立专题网页为儿子伸张正义

为了替儿子伸张正义,托德一家还建立了一个专题网页,在这个网页上可以看到更多案件详情和证据资料。